Mr.my yesterday

【转载】哈利波特与圣杯 七

睡前一更
请喜欢这部作品的各位献上红心蓝手谢谢👊


“奥利凡德先生,请稍作休息吧。”麦格教授用魔杖指了一下他的轮椅,轮椅就自己动了起来,走到了众人旁边。
“楠木,十又二分之一英寸,独角兽羽毛,米勒娃,我还记得呢。”奥利凡德看了一眼麦格教授的魔杖,慢慢地说。
“您老的记性还是一样好。”麦格教授的嘴唇似乎放松了一下,哈利可以很确定,麦格教授朝奥利凡德笑了一下。
说话间,勇士们都进来了,各学校的校长都紧紧地跟在后面。
赫敏上前一步,说道:“勇士们,这位是奥利凡德先生。”说着指了指后面,“他会亲自检测你们每一个人的魔杖。”
每个勇士闻言都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哈利注意到詹姆的魔杖亮的发光,似乎才刚擦过。
“女士优先。”奥利凡德狡黠地笑了一下。
奥利凡德正要接过赛维亚拉的魔杖,突然,壁炉里的火焰又一次变成了绿色,一个人从火中走了进来。
是一个女人,金色的头发挽成了精致的大卷,一副镶嵌着假宝石的眼镜架在鼻子上,粗大的手指握着她的鳄鱼皮手包,旁边还有一只会飞的速记羽毛笔跟着。
“丽塔·斯基特?”哈利疑惑地看着赫敏。
“部里怎么会派她来。”赫敏叹了口气。
丽塔没有注意这一切,她笑着开口了:“丽塔·斯基特,预言家日报三强争霸赛独家报道。”她晃了晃胸前的名牌。
    詹姆稍稍皱了一下眉头,克鲁姆则很明显地显出了不满的样子。
“你要是再敢给我乱写,”赫敏压低了嗓子威胁她,“我就把你从部里扫出去。”
“啊,当然,部长。”丽塔很恭敬地说,笨拙地鞠了一躬,哈利几乎要笑出来了。
“我们可以继续了吗?”麦格教授没好气地问。
“可以,当然。”丽塔拿出了那本本子,速记羽毛笔开始在上面写一些哈利看不懂的符号。
奥利凡德接过赛维亚拉的魔杖,轻轻抚摸了一下。
“黄花梨木,十一英寸,龙心弦,对吧?”奥利凡德看了一下她,飞快地说。
“是的。”赛维亚拉点了点头。
“清水如泉!”奥利凡德用魔杖往天上一指,一股泉水喷了出来,撒得到处都是。
“状态良好。”奥利凡德笑着说,又挥了一下,地上的水全干了,然后才把魔杖交还给赛维亚拉。“柯林小姐?”
安德丽娅走上前,交出了自己的魔杖。
“噢,当然,格里戈维奇的作品,我知道。”奥利凡德喃喃道,“这件应该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了,柯林小姐。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樱桃木,当然,夜骐的羽毛和独角兽的羽毛,非常大胆,两种杖芯,属性相克,非常完美,我不得不承认。”
哈利第一次听说两种杖芯相融,旁边的赫敏也是一脸茫然。
“烈火熊熊!”奥利凡德用安德丽娅的魔杖指着壁炉说,壁炉里将要熄灭的火焰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奥利凡德又抚摸了一下这根魔杖,才舍不得的还给了安德丽娅。“状态很好。”
“谢谢。”安德丽娅优雅地笑了一下。
“远到的客人优先,波特先生,你应该没意见吧。”奥利凡德慈祥地看着詹姆,哈利一时还以为他在叫自己。
“当然。”詹姆显得很有风度。
“克鲁姆先生,”奥利凡德接过了马修斯的魔杖,“噢,鹅耳枥,龙心弦,十四英寸,极其坚硬。跟威克多尔的魔杖很像,当然,你们是亲人。”
“羽加迪姆,勒维奥撒!”奥利凡德指着一本魔法书,书立刻飞到了天上,嘴里还叫着“干什么,干什么!”
“非常良好。”奥利凡德将魔杖还给了他。
“到你了,巴蒂斯特先生。常春藤,十英寸长,杖芯是,噢,人鱼的头发?”
奥利凡德吃惊地问。
“是的,先生。”艾伦彬彬有礼地回答,“是玛希莉娅夫人的作品。”
“啊,我认识。”奥利凡德说,“茱蒂斯·玛希莉娅,没错,她很喜欢尝试。”
“消失不见!”奥利凡德指着一只银杯子,那只银杯子立刻就不见了,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状态良好,巴蒂斯特先生。”奥利凡德将魔杖还给了他。
奥利凡德又接过凯尔特的魔杖,“橡木,金桂猴的尾毛?”
“是的,先生。”凯尔特用一种机械的声音说。
奥利凡德用它变出一股烟雾,宣布它状态良好。
“最后,就是我们霍格沃兹的勇士了,波特先生。”奥利凡德似乎很激动,“我还记得,你十一岁才来买的魔杖,红豆杉,凤凰尾羽,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很有弹性,对吧?”
“是的。”詹姆绽开一个笑容。
“凤凰尾羽,和你爸爸一样。”奥利凡德要过了哈利的魔杖,放在一起比较了一下,哈利的那一根短了一些。“红豆杉,是你妈妈的材质。”
    奥利凡德盯着詹姆,说:“三支魔杖要放在一起,发挥的力量才最大。”
哈利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在他思索之时,奥利凡德已经用詹姆的魔杖变出了一只金色的高脚杯。
“非常棒,波特先生。”奥利凡德将魔杖还给二人。魔杖检测也就告一段落。
麦格教授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挥了挥魔杖,那个袋子就飞到了她手里。
“各位勇士们,这里面是第一个线索,它会告诉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每个人的对手不一样,当然,你们也可以从我这句话里听出,第一个项目是搏斗。”麦格教授笑了一下,“没人一个卷轴,女士优先。”
麦格教授用魔杖指了一下封口的绳子,它就自动松开了。她将袋子递到二位女士面前,赛维亚拉和安德丽娅各掏出了一个卷轴。
安德丽娅的卷轴非常的精致,两边有宝石镶嵌,卷轴皮呈淡银色,非常的尊贵。而赛维亚拉的卷轴就相对简朴一点,是古铜色的。哈利开始怀疑掏出的卷轴是不是跟性格有关系。
“到你们了,先生们。”麦格教授又将袋子递到了男生们面前,哈利看到詹姆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卷轴,柄上是成片的红宝石。
“请各位勇士回到宿舍后打开,第一个项目将在12月6日开始,也就是说,你们没有多少时间了。”麦格教授严肃地说,“另外,由于时间紧凑,勇士们可以不参加或提前参加今年的考试。”
詹姆点了点头,他的右手紧紧攥着卷轴。
“那么,现在,你们可以去琢磨你们的线索了。”麦格教授挥了一下魔杖,把那个空袋子变没了,勇士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詹姆走在最后,哈利跟着他。
“詹姆,去海格的小屋等我,我去找你妈妈。”哈利悄悄地在詹姆耳边说,琢磨线索的时候最好找个安静的地方。
詹姆没有回答,他扯开书包,披上了自己的隐形衣,然后匆匆向海格的小屋跑去。

哈利和赫敏在去往格兰芬多宿舍的路上碰到了金妮,三人一同前往海格的小屋。詹姆已经在那儿了,红色的卷轴已经被拆开,红宝石被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照射得闪闪发光。
哈利上前一瞧,内容是这样的。

我们出生在古老的罗马,坚硬闪亮的红宝石是力量的象征,我们力大无穷,古老的魔法给予我们最强大的保护,陆地是我们的领地,天空是我们的地盘。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否则将会被淘汰。

哈利一连读了这篇古怪的谜语三遍,没有任何头绪。赫敏也凑过来看了看,然后开始思考起来,手指在面前点来点去。
“实际上,”赫敏突然说,“我们不能帮忙,哈利。”
“其实是你不能帮忙,我可是他爸爸呢。”哈利笑嘻嘻地说。但他还是转身离开。留下詹姆和金妮在海格的小屋。
“所以你们来只是为了看一遍线索啊。”詹姆哭笑不得。
“我们生在古老的罗马...”哈利一遍一遍琢磨着那个线索,“还有线索里说,天空是我们的领地。这说明它会飞。”
“而且凶猛异常。”赫敏说。
“力大无穷?”哈利问。
“这就是个很蹩脚的谜语,”赫敏笑了起来,“看来麦格教授对谜语很不在行。”
“什么意思?”哈利问,“谜语不是部里出的?”
“噢,当然不是,”赫敏显得很吃惊,“你平常不看书吗?”
“不看。”哈利老实回答。
“三强争霸赛的项目是由主办学校提供的。”
“那蹩脚是什么意思?”哈利疑惑地问。
赫敏捏着自己的下巴:“我不得不说麦格教授的这个谜语非常简单。你看,生在古老的罗马,说明它发源与古罗马,坚硬的红宝石,红宝石是格兰芬多的象征是不是。格兰芬多曾经公开说过自己最喜欢的动物是...”
“火龙?!”哈利一下子猜出了谜底,却倒抽一口冷气,“詹姆要跟一条火龙搏斗?”他立刻想起了匈牙利树蜂,当年只是从它身边通过,就让哈利吃了不少苦头。
“是的。”赫敏严肃起来,“后面的线索也暗示了,“古老的魔法保护着。”
“完了。”哈利双手捂脸。
“不不不,哈利,对付火龙有方法就行了。”赫敏笑了。“你还记得吗,龙的弱点是眼睛。”
“所以呢?”哈利问,“即使击碎了龙的眼睛,就像威克多尔当年那样,但仍然没有办法击败火龙。”
“当然,不可能那么危险。”赫敏说,“估计会有保护措施。而且,火龙的种类很多,比如说澳大利亚的红皮火龙就很温和,当然只是相对温和,而且战斗力极差,相比匈牙利树锋,两者可差远了呢。”
“说是这样说。”哈利仍然在嘟囔。

比赛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了,哈利每次去学校图书馆都可以看到詹姆,金妮有时候陪着他,但更多的时候是他自己一个人。
“詹姆,有办法了吗?”哈利一次悄悄问他。
“大概有吧。”詹姆心烦意乱地说。
让哈利感到欣慰的事情是罗恩的来信,星期四在大厅吃早饭的时候哈利收到了一封信,这封信的信封非常的长,罗恩那只小猪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在哈利这里休息了整整一天才能吃下东西。
哈利拆开信封,开始慢慢看罗恩的信。

亲爱的哈利,还有金妮,如果你也在:
很高兴你跟我说詹姆即将面对的项目,这跟当年你面对的项目很像对吧,开个玩笑,这次危险的多。但是令人注意的是,麦格教授并没有禁止任何种类的魔药,对吧?我这里有一种方法可以让詹姆增强他的咒语强度,达到可以将龙击倒的地步,尽管有些勉强,可能需要多攻击几次,但是如果不增强自己咒语的威力,简单的咒语是不可能伤害到龙的,查理说麦格教授找他要了一只墨西哥火龙,估计这就是詹姆需要应对的龙了吧。
言归正传,我说的这种东西叫做“韦斯莱增强药剂”,名字有点长,我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它能在一些时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多少,还没有试验过。)内增强你的力量,使咒语具有更强的威力,这可能对龙有一些效果。我在信里给你寄来了。
另外,赫敏告诉我了斯莱蛇会的事情,我个人认为这不是首要担心的,毕竟没人能够证明斯莱蛇会就是导致那十二个人死亡的凶手,魔法部甚至连怎么杀的人都不知道,对吧?(当然这是赫敏说的。)倒是那个格林特,萨拉查·格林特,非常奇怪,我觉得你可能得多加注意一下。
另:告诉詹姆别紧张。

信的最后是罗恩画的一个笑脸,哈利注意到这个长信封里除了罗恩的信还有一个小信封,占了差不多一半的位置。哈利打开这个小信封,里面是两瓶小小的紫色液体。看上去十分神秘。里面还有一张羊皮纸,上面是潦草的字迹:给詹姆。
哈利拿着两瓶药水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向图书馆走去。令他惊讶的是,赫敏也在。
“嘿,爸爸。”詹姆似乎格外有精神。
“找到方法了吗?”哈利坐下来就问。
“我找到了一种咒语,其实是赫敏舅妈告诉我的。”詹姆说。
“你不是说不能帮忙吗?”哈利咧开嘴笑了。
“我只是给了他一点提示。”赫敏傲娇地说。
“这是一种很强大的杀伤咒,神锋无影咒。”詹姆兴高采烈地说。
“神锋无影?!”哈利的语气简直吓人,他惊讶地盯着赫敏。
“怎么了,爸爸?”詹姆疑惑地问。
“没有。”哈利赶紧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瓶增强剂。
“这是什么东西?”赫敏问。
哈利把罗恩的来信跟赫敏说了,她摆出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我觉得最好不要太依赖他。”赫敏说,“你知道,他的实验品有时候有点危险。”
“留着,以防万一。”哈利将药水塞进了詹姆的袍子,“还有,你要对付的估计是一只墨西哥火龙。”
“墨西哥火龙?”令哈利惊讶的是,赫敏笑了起来。
“墨西哥火龙这个名字特别吓人,”赫敏说,“实际上,它是火龙中防御力最差的一种了,它的皮不像其他的龙那样厚,但是仍然要小心,墨西哥火龙性子很烈,喷出的火焰非常恐怖。”
“那就好办了。”哈利拍了拍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