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y yesterday

【转载】哈利波特与圣杯 六

【火龙,蜘蛛,巨怪和蛇】
哈利第二天早上醒来,是早晨的六点钟,已经有格兰芬多的同学坐在床上打着哈欠整理床铺了。哈利心不在焉地穿着衣服,想着昨天的火焰杯。迷迷糊糊听到远处好像有谁在交谈。
“你不知道有多危险...”一个女声气愤地说,哈利觉得这声音很耳熟。不过不等她说完,另一个男声就打断了她。
“妈妈,我已经成年了,再说,火焰杯也不一定会喷出我的名字。”那个男声说,声音里传来一丝不安。哈利这下听清楚了,是詹姆的声音,他赶快竖起了耳朵。
“你要不去问问你爸爸,你知道三强争霸有多恐怖吗?”金妮气愤地大喊着。
哈利吓了一跳,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赶快下床来到公共休息室里,由于不是双休日,这里早上并没有格兰芬多的同学,只有詹姆和金妮。
“发生了什么?”哈利问,他拼命忍住哈欠,但他没有做到,金妮看上去很生气。
“你的儿子,”金妮愤怒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没经过我们同意私自把自己的名字放进了火焰杯!就在刚才!”
“妈妈,我已经17岁了,有权决定自己要干什么。”詹姆回了一句。
“詹姆报名了三强争霸赛?”哈利吃惊地问。
“是的,爸爸,我...”詹姆抢着说。
“你给我闭嘴。”金妮简短地说了一句,又对着哈利说:“是的,没错,他刚才把名字扔了进去。”
“噢!”尽管哈利已经从刚才的对话里猜到了,但他还是摸了摸下巴。
“我个人认为,“哈利不安地瞟了一眼金妮, “但这是勇气的表现,金妮,詹姆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孩子了,他已经七年级了,他可以应付的,是吧。”
“是的,爸爸。”詹姆的声音里恢复了一点自信。
几人正说着,敲门声响了起来。赫敏推门进来,看到了满面赤红的金妮,显得很吃惊。
“你们...什么情况?”赫敏问。
哈利把前后经过解释了一下,金妮愤愤地坐在一旁,赫敏恍然大悟。
“哈利,我说句公道话。”赫敏严肃起来,“三强争霸赛是很危险。”
“可....”詹姆刚要说,赫敏伸出一只手指制止了他。
“但你爸爸参加的时候才四年级,他都能应付,舅妈相信你一定行的。”赫敏笑着对詹姆说,“金妮,你怎么看。”说着又望向了还在生气的金妮。
“好吧,但至少他应该先和我说一声。”金妮不满地说。
“对不起妈妈,但我觉得如果跟你说了,就参加不了了。”詹姆调皮地说。

哈利,金妮和赫敏被麦格教授准许去旁听,于是周五早上的神奇动物保护课上,他们准时的出现了。
“嘿,海格。”哈利朝海格招了招手。海格笑着回应。
“今天,我们要学习N.E.T.S的最后一种动物,那就是最危险的火龙。”海格神秘兮兮地说着。
下面开始一片窃窃私语。
“我希望你们认真听,毕竟...”海格的语气突然神秘起来,“上一届三强争霸赛的第一个项目就与火龙有关,谁知道这次会不会呢?”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笑了起来,因为一名格兰芬多地女生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龙是一种古老的动物,它的皮肤里渗透着古老的魔法,所以普通的咒语极难对付,一般来说,要四个以上的巫师同时对一只火龙施昏迷咒才有效果。所以龙一直被称为世界上最难宰杀的动物之一。”海格一连串地说下去,然后看了一眼哈利,哈利悄悄地在底下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这使得海格更自信了,讲话的声音又大了一些。
“当然,龙也有弱点,那就是他们的眼睛。”海格继续说,许多人翻开了笔记本,用羽毛笔在上面快速写着。“如果用一种眼疾咒击中龙的眼镜,那效果非常的明显。”
过了一会儿,海格让同学们翻开书,自己查找关于龙的资料,然后他转身来到哈利三人这边。
“你上的棒极了海格!”哈利差点要说出“比以前好多了”这种话来。
“谢谢。”海格挠了挠头,显得不好意思。“我的屋里还有些炸尾螺,想去看看不?”海格又说。
“不了不了不了。”众人连忙摆手。

弗立维教授依然是老样子,不得不站在一大叠书上才能看见他。他讲话总是尖声尖气的。
“同学们,记住了,魔杖不能挥得太快,不然驱逐的东西就没办法准确地落在目标地点了。”说着弗立维教授给一块软垫施了个驱逐咒,同学们目送着它飞进一个大箱子。
“好了,开始吧。”弗立维教授尖声尖气地说,“你们也可以试试手。”他又对哈利一行人说。
哈利看到阿不思正在很努力地给一块垫子施驱逐咒,但它只是在桌子上打了个滚,相反,斯科皮就掌握的非常好,他的那块垫子很轻巧地飞过教室上空,落入了箱子里,颇像当年的学霸赫敏。
哈利才刚想到这里,赫敏随便挥了挥魔杖,一块垫子就飞进了箱子里。

过了一个周末以后,火焰杯喷出名字的日子就非常进了,即使是在O.W.L的教室里,同学们也抓紧一切时间谈论这件事情。
“你听说了吗,拉文克劳的维多利亚也报名了!”一位格兰芬多的同学说。
“我知道,还有詹姆...”
哈利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听见同学们喋喋不休地谈论这件事。于是他索性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波特先生,上次三强争霸赛第一个项目是什么?”格兰芬多的一位同学问。
“海格不是说了,是火龙。”哈利轻描淡写地说,丝毫没有在意那位格兰芬多七年级学生脸上露出的恐惧地表情。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11月12号,阿不思格外的兴奋。拉着金妮使劲问个不停。
“妈妈,你说詹姆会成为勇士吗?”阿不思问。
“我不知道。”金妮不耐烦地说,可以看出来她有多么紧张。
这一次的宴会比往日的任何一次都要大,这天晚上,霍格沃兹的天花板是晴朗无云的,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桌上的食物各种各样,有法式鹅肝,甚至还有德国人最喜欢的热狗面包。哈利享受着美食,看着旁边的金妮,她似乎脸色都发绿了。
“亲爱的,吃点东西吧。”哈利关心地说。
金妮摇了摇头,没说一句话,似乎她的胃搅成了一团,一说话就会吐出来似的。
哈利从台上往下望,詹姆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台上麦格教授旁边的那个小小的高脚杯,闪烁着金色跳跃的火苗,他头上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谁会是勇士,斯科皮?”阿不思使劲抓着好朋友的手问。
“一会就知道了,反正不会是你就对了。”斯科皮无奈地说,阿不思至少问了他这个问题50次。
德姆斯特朗的桌上,克鲁姆的侄儿却没有显示出一点的紧张,他已经做好了成为勇士的准备,反观巴斯布顿的女孩子们,一个个神情恍惚,一直在不停的深呼吸。而巴黎学院的学生们没有碰一点东西。最正常的就是格林特学院了,他们就如同平常吃饭一样。萨拉查站在桌子旁边,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在大厅里扫来扫去。
终于,盘子里的食物一下子消失了,窃窃私语又响了起来。
麦格教授将火焰杯捧起,看了一下礼堂里的大钟,离七点钟还差1分钟。
哈利注视着那根金色指针指到十二,天花板突然暗了下来,整个礼堂的灯都熄灭了,只有周围的火炉和教师席上的火焰杯还散发着光芒。
麦格教授站起来,这次她并没有用扩声咒,实际上也不需要,所有的人都很紧张很激动,礼堂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整个礼堂里回响着火焰杯发出的燃烧的声音。
突然,火焰杯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然后金色的火苗突然变成了诡异的蓝色,一声巨响之后,喷出一张羊皮纸。
麦格教授捞过羊皮纸,看了一眼,“巴斯布顿的勇士,”麦格教授清晰有力地说道,“是赛维亚拉·路易斯!”
礼堂内一阵掌声响起,巴斯布顿桌上,一个女孩子站了起来,她个头了略高,棕色的头发披在肩上。她有着长长的睫毛,和晶莹的眼睛。赛维亚拉看了一眼梅,梅正笑着用力鼓掌。
“请勇士进入房间等候,麦格教授指着身后一个小小的房间说。”
过了一会儿,掌声渐渐平息。火焰又一次变成了诡异的蓝色,喷出了一张羊皮纸。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麦格教授大声说,克鲁姆很认真的听着。“是马修斯·克鲁姆!”克鲁姆的侄子站了起来,向四周鞠了个躬,快速地走进了那个小房间。
“你们一家人都是勇士啊。”哈利半是打趣半是玩笑地对克鲁姆说。
火焰杯很快的又喷出了一张羊皮纸,哈利竖起耳朵听着。
“巴黎学院的勇士,是艾伦·巴蒂斯特!”麦格教授大声说。
巴黎学院那一桌上一个面目清秀的男生站了起来,哈利看得出来他比一般的七年级学生要矮一些,但风度翩翩。他优雅地鞠了一躬,和里尔一起走进了那个小房间。
火焰杯更快地喷出来一张羊皮纸。
“克里斯学院的勇士,是凯尔特·席博!”麦格教授大声说
克里斯学院的桌上站起来一个男孩子,像克里斯一样高大。克里斯推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进入了小房间。
火焰杯这一次比之前更快地喷出了名牌,麦格教授用手一捞,念到:“格林特的勇士,是安德丽娅·柯林!”格林特席上,一位女孩站了起来,男孩子们的眼光全被吸引过去了,直勾勾地望着她。她面容秀美,举止优雅,眼睛里有一抹淡淡的柔和。和萨拉查·格林特那种阴狠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她迈着淑女步走进了小房间,格林特跟在她后面。
哈利最期待的时候到来了,金妮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他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她手心渗出来的汗水。赫敏则显得坐立不安,不停的喝着杯子里的南瓜汁,可是她发现已经被喝完了,只好不停的呼气。
火焰杯如同吊人胃口一般,这次许久没有喷出名牌,它在思考,这使得大厅的气氛更加凝重。
“砰!”随着火焰杯里传出的一声巨响,最后一张羊皮纸被喷了出来,火焰杯像用尽了力气一般,直接熄灭了,大厅里的灯亮了起来。
“霍格沃兹的勇士!”麦格教授看了一眼羊皮纸,用自豪的口吻说,金妮使劲抓着哈利,实际上,她整个人靠在哈利身上,哈利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
“詹姆·波特!”麦格教授最终宣布。礼堂内如同爆炸了一般,响起了巨大的掌声。詹姆从格兰芬多桌上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仿佛双腿是糖稀做的一般。哈利用力鼓掌,当詹姆望向自己的时候,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你一家也都是勇士啊!”克鲁姆大喊着,哈利才听到他再说什么。
詹姆走进小房间,麦格教授说了声“声音洪亮”。然后对着所有人说:“火焰杯已经熄灭,同学们可以继续用餐了。”盘子里又一次出现了花样繁多的食物。哈利随着麦格教授一起走进小房间,赫敏安慰着金妮,在后面跟着。
几人走进了小房间,与哈利当年来的时候没有太大差别。金妮一看到詹姆,就冲上去紧紧抱住了他。
“嘿,妈妈,你怎么了。”詹姆笨拙地拍着金妮的后背。
金妮只是小声地哭着。詹姆无可奈何,小声地说:“大伙儿都看着呢。”
金妮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哈利看到金妮收敛住了情绪,不得不暗暗松了口气。因为赛维亚拉已经开始不满了。
“三强争霸赛大家也都很熟悉了。”赫敏搓着手对众人说,“一共三个项目,这次选用的是淘汰制,所有的勇士,参加完第二个项目,只有排名在前三的勇士,才能够进入最终的第三个项目,捧起三强奖杯。”
“明白了。”马修斯·克鲁姆用低沉的声音说。
“奖金是30000个加隆。”赫敏继续说下去,“每一个项目都十分危险,需要考察选手们的体力,耐力,智慧,推理,咒语应用和随机应变能力,而在这期间,学院的校长不能帮忙,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由勇士一个人完成。”说着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校长,梅严肃的点了点头,克鲁姆嗯了一声表示明白,克里斯和里尔则显得彬彬有礼,只有格林特,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
“请勇士们在明天早上7点到这里来,我们将要进行魔杖检测。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哈利接过话,说着看了一眼格林特,他已经对格林特产生了不快。“奥利凡德先生会亲自检测。我们也会给你们第一个项目的线索,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的机械的声音出奇的一致。
“好的。”麦格教授愉快地说,“回去享用晚餐吧,勇士们。”说着又拍了拍詹姆的肩膀。

当晚在格兰芬多宿舍里,金妮抱着哈利。“我怕...”金妮说,“我怕他应付不了...”
“没事的,”哈利轻轻抚摸着金妮的后背,“我当时这么蠢,都能坚持下来。何况詹姆呢?”詹姆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与他如此调皮显得很不搭调。
金妮笑了,但哈利还是能明显地看出她眼睛很红,眼睛里显出一分担心。
“这不像你啊。”哈利假装吃惊地说,“上学那会儿你可不是这样子。”
“也许吧。”金妮嘀咕着。
金妮睡着以后,哈利走出了宿舍,来到公共休息室,赫敏在那里等候许久了。
“你看看这个。”赫敏把一份文件丢在了桌上,虽然说是一份文件,但实际上只有寥寥几页,少的可怜。
哈利翻了翻,是关于斯莱蛇会和圣杯的。
“这是部里的一本书上记载的,看起来斯莱蛇会是斯莱特林本人创立的,而他们的会标,就是这个。”
最里层是一个三角形,外面是不规则的六边形,一条直线贯穿其中,令人注意的是,最外层,是两个轴对称的3。
“这是什么?”哈利抬起头来。
“不知道,我能找到的所有资料都在这了。令我奇怪的是,斯莱蛇会的标志上并没有蛇。”赫敏说。
哈利的注意力却放在了这个标志上,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哈利,斯莱特林最后一个见过圣杯,在这之后他创立了斯莱蛇会,而邓布利多的记忆力说斯莱蛇会信仰圣杯和蛇。这不会太巧了吗?”
“你的意思是...斯莱特林把圣杯藏在了斯莱蛇会?”哈利忽然理解了赫敏的意思。
“很有这个可能。”赫敏严肃地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格林德沃想要闯进斯莱蛇会?”哈利双手抱胸。开始踱步,其实这是赫敏思考时最喜欢的动作。
“我想不明白,邓布利多为什么要阻止他。”哈利继续说下去,“邓布利多那样子,就像在守卫圣杯一样,或者说,邓布利多知道一些关于圣杯的事情?”
“你可以去问问他的肖像,哈利。”赫敏说。
二人没有就此事做出更多的争论,赫敏忙着做三强争霸赛的笔记,哈利则在思考。那个标志,标志...哈利越觉得它熟悉,就越想不出来。很快,沉沉的睡意来袭,哈利直接趴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桌子上睡着了,连眼镜也没摘。

第二天早晨,哈利是被放烟花一样的“砰”的一声从梦中吓醒的。实际上,他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还没亮,谁会在大清早的在格兰芬多宿舍里放烟花呢。
赫敏也趴在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一支羽毛笔,上面黑色的墨水还没干,可见她昨天很晚才睡。
哈利走进格兰芬多宿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格兰芬多的宿舍里不知道是谁用魔法变出了一条横幅,上面用金色的大字写着:“祝贺詹姆成为勇士!”哈利看到詹姆被簇拥在中间,还穿着睡衣,像是刚被人拉起来,格兰芬多的同学正在轮流向他敬酒。
“早上还要上课!”詹姆迷迷糊糊地说。
“今天是星期日。”哈利看到一个学生大声说,“再说,就算不是星期日,你今天也不必要上课对吧?”
“噢,对!”詹姆一下子清醒了,“我还得赶去测试魔杖。”说着他看了一下表,急匆匆地穿好自己的校袍,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下楼去礼堂吃早餐了。
“实际上,你至少错过了三场庆祝会。”金妮突然拍了他一下,把他吓了一跳。
“是嘛?”哈利嘟哝着说,“我当勇士那会儿可没这么热闹。”
“因为你还不到17岁,别人还以为你作弊了呢。”金妮咯咯笑了起来。
哈利看了一下表,表停了。麻瓜世界里的表在霍格沃兹都不能使用。他掏了掏口袋,拿出一只猫头鹰怀表,这是阿不思去年在对角巷给他买的。
“糟糕,六点了。”哈利快速地合上表,“我得去找麦格教授了。”
“去吧。”金妮说。
哈利跑回公共休息室,叫醒了赫敏。
“什么事?”赫敏刚起来就问,哈利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黑眼圈。
“检测魔杖,快走!”哈利急忙把赫敏拉起来。

二人来到昨天那个小房间,发现这里换了装饰,也许只是因为灯光问题,但哈利觉得这里比昨天更阴暗一些。
麦格教授已经等候多时了,她站在那里,不耐烦地走来走去。
“波特先生,还有韦斯莱夫人。如果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冲上去叫你们了。”麦格教授一如既往严肃地开口。
“对不起,教授,我们睡晚了。”哈利挡在赫敏前面说。
“算了,东西带来了吗?”麦格教授问。
赫敏挥了挥魔杖,一个袋子从城堡的外面“嗖嗖”地飞来,上面用施了魔法的绳子绑住了,这是三强争霸赛的线索。
赫敏将袋子递给了麦格教授,突然,小房间里的炉火突然变成了深绿色,一个人坐着轮椅出现了,是奥利凡德。
奥利凡德看上去更苍老了,银白色的胡子长长的,已经有超越邓布利多的迹象,他的头发很乱,但看上去比之前更有精神一些。
“早上好,奥利凡德先生。”赫敏笑着说。
“早上好,部长,葡萄藤木,龙心弦,十二又五分之四英寸对吧?”奥利凡德声音里有一些兴奋。
“还有波特先生,啊没错我记得,冬青木,十一英寸,凤凰尾羽,很有弹性对吧?那可是根好魔杖呢。”奥利凡德突然用一种很惋惜的口吻说,“可惜断过一次。”
“奥利凡德先生,我用老魔杖修好了。”哈利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在眼前晃了晃,“还是那么顺手。”
“那当然最好。”奥利凡德说。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