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y yesterday

【转载】哈利波特与圣杯 五

远在千里之外的魔法部,哈利和赫敏在不断研究那个梦境,他们被这个神秘的梦境困惑已久,在赫敏的办公桌上,一本自动翻页的羊皮纸日历上清晰的写着10月12日。
    “是那个徽章,还有蛇佬腔。他们真有可能是伏地魔失势之后的食死徒余党。”赫敏严肃地对哈利说。
    “你什么时候见过食死徒在自己胸前带徽章了,还有,哪个食死徒会蛇佬腔?”哈利没好气地说着。
赫敏略显尴尬。
“对了,你才说你昨天发现了什么?”哈利打了个哈欠。
    “我昨天在部里的一本魔法史中看到过很早之前有一个很神秘的信仰蛇的会议,有人认为那是危险的邪教,但是它们一直以来都很低调,导致没有什么文献记载关于他们的事情,主要是因为被杀的人旁边都有血红色的蛇的标记,所以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有关蛇的组织。
    “既然他们一直那么低调,也就没有理由突然蹦出来杀人,而且,被杀的人直到目前都没有找到过共同点吧。”哈利说,“都一个多月了,我们连共同点都找不到。”他又叹了口气。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赫敏叹了口气
    “那个组织叫什么名字?”哈利问。
    “不知道,这只是部里的一部很古老的书,已经残缺了。”赫敏说。 
二人说话之时,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是花白色的,翅膀很宽,在猫头鹰的脚上用黑色的绳子拴着一封信。猫头鹰飞到桌上站住了。赫敏拆下了信。
是麦格教授的来信。
波特先生和韦斯莱夫人:
今天是你们该来霍格沃兹的时间了,火焰杯将在晚上八点钟燃起,请务必准时到来。
另:我猜你们也不想错过宴会。
哈利瞟了一眼日历,的确是10月12日了,他抽出羽毛笔,把信封叼在嘴里,快速地写下:马上就来。然后把信放进信封,捆在那只猫头鹰的腿上,让他飞了回去。
    “走吧,回去准备一下吧。”赫敏说。
       
    哈利回到家里,收拾好了衣服,那件格兰芬多的校袍还挂在自己房间的衣柜上,他拿下来试了试,大小差不多——其实他从七年级以后就基本上没再长高了——于是他将它收进了箱子。
    “金妮,该走了。”哈利冲着屋里头喊。
    “马上就来。”屋里头喊出的声音。
    片刻后,哈利和金妮来到了魔法部,赫敏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罗恩因为生意太忙,没有办法陪同前往。
    “该走了。”赫敏看了看表。
    哈利原地旋转起来,一下子踏入那种挤压的感觉,随后,他发现他踩在坚实的地上,他到了霍格莫得村。
    “啪,啪”两声脆响,是赫敏和金妮。
    “看样子我们必须要走进去了。”哈利说着牵起金妮的手。
    “喂,你们。”赫敏不满的抱怨从后面传来。
    哈利想到在六年级的时候,赫敏和罗恩还当着他的面接吻,于是他回眸坏笑了一下,继续让赫敏当电灯泡了。

    已经是10月12号,火焰杯重燃的日子来了。此时霍格沃兹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学生,似乎大厅从来没有如此热闹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上边教师席的位置上,有8个空位。在礼堂的尽头,有五张很大的空桌。
    “看样子加上霍格沃兹是六个学校。”斯科皮说。
    “那为什么教师席上有八个空位?”阿不思问。
    “魔法部会有两名官员来做裁判,这个你也不知道啊?”斯科皮说。
    阿不思没有回答,他期待着从大门进来的其他学校代表。连斯科皮算错了人数都没有在意。
    过了一会儿,海格走了进来,跟麦格教授耳语了几句,坐上了自己的座位。麦格教授站了起来,说了声:“声音洪亮。”然后开口了“各位同学们安静一下。”
    这次大厅很快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三强争霸赛的开幕仪式。
    “我们很荣幸,今年能举行三强争霸赛,就在今天,我手上的这只火焰杯将会重新燃起。”麦格教授手捧着一只金色高脚杯,大声的说。
    麦格教授话音刚落,杯子里就窜起了金色的火焰,欢快的跳动着。
    “现在,让我们欢迎两位魔法部的代表,魔法部长:赫敏·韦斯莱!”
    礼堂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赫敏从大门口快步走入,笑着向大家挥挥手。
    赫敏在斯拉格霍恩教授旁边的第一个空位坐下,斯拉格霍恩教授使劲拍了拍她的肩膀,阿不思很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格兰杰小姐,啊不对,现在是韦斯莱夫人了。你还是那样机灵。”斯拉格霍恩教授说,“当时你可是整个年级最聪明的学生了。”
    “教授您过奖了。”赫敏显得很不好意思。
    掌声见见平息,麦格教授点了点头,说道,“第二位代表,是魔法部的执行司司长,哈利·波特!以及他的夫人:金妮·波特!”
    这一次全场的掌声快要把屋顶掀开了,只有阿不思愣住了,哈利·波特?哪个哈利·波特?金妮·波特,又是哪个金妮?
    “快看啊,那是你爸爸妈妈!”斯科皮用力鼓掌着,指了指门口。
    阿不思望向门口,哈利牵着金妮从门口走进大厅,他已经有20年没有进来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那些事情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他向周围挥挥手,扫了一眼斯莱特林席,朝一脸不可思议的阿不思笑了一下,又转向格兰芬多,詹姆正拼命向别人宣传。
    哈利和金妮走到赫敏旁边坐下,向众教授致意。朝那边特别高的海格挥了挥手,海格的笑容藏在那巨大的胡子后面了。
     麦格教授不得不说了好几遍“安静”才让嘈杂的礼堂安静下来。同学们任然沉浸在见到偶像“哈利波特”的喜悦之中。
     “本次三强争霸赛共有6所学校参加,采用的是淘汰制,前三名才能参加最后一个项目,并得到三强奖杯。”麦格教授说道,“那么现在,让我们欢迎,德姆斯特朗的代表们!
麦格教授话音刚落,所有的同学们都开始东张西望,过了一会儿,巨大的礼堂里并没有任何人走进来,但麦格教授却没有显示出任何尴尬的样子。
哈利对于德姆斯特朗的登场,他几乎都要忘记那搜巨大的破船了。
正在同学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黑湖里突然剧烈地冒起泡来,越来越多,就好像湖水沸腾了一般,突然,一根木质的桅杆从水里升起,越来越长,快到尽头的时候,一艘看上去很古老的木船从水中浮出,水从轮船上留下,贱的到处都是,可以看得出来,这艘船被施了魔法,中间船舱的部分没有任何一点水雾。木质的楼梯突然自动升了起来,直连霍格沃兹的礼堂。
    德姆斯特朗的代表们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威克多尔·克鲁姆。学生们紧紧跟在他后面,每个人都披着德姆斯特朗的校袍。
    “他什么时候当校长了?”哈利不得不用很大的声音才盖过众人的掌声。
    “不知道。”赫敏喊着回答。
    克鲁姆向四周鞠躬,印着学生们在一张空桌前坐下,自己走上教师席,坐在了金妮的旁边。
     “你好,哈利,还有赫—米—恩。这位一定是波特夫人?”他用僵硬的英语说。
    哈利热情地和他握了手,金妮朝他礼貌的笑了一下。赫敏则显得很无奈,悄悄在哈利耳边说:“看样子他还是不会念我的名字。”
接下来是巴斯布顿的代表,他们的出场方式和当年哈利看见的一模一样,金色的飞马。不同的是,这次巴斯布顿的勇士全是女孩子,令哈利惊讶的是,校长的名字竟然是梅·德拉库尔。
    “幸会,我是梅·德拉库尔”梅用标准的伦敦口音朝几人打招呼,随后看到哈利和克鲁姆惊讶的表情,“是的,我是芙蓉的堂姐。”
    “我曾经和芙蓉一起参加过三强争霸赛,我叫威克多尔·克鲁姆,幸会了。”克鲁姆说,哈利对他能一次性说出这么多单词表示吃惊。
“芙蓉和我说过。”梅优雅地一笑。
    “芙蓉有个堂姐?”哈利意外地问。
“不知道,没听说过。”金妮说。
    “这两所学校大家都很熟悉,也就不多做介绍了。”麦格教授此刻继续说道,“那么,让我们欢迎来自意大利的克里斯魔法学院!”
哈利望向天空,六匹长了翅膀的独角兽载着众人飞来,银白色的独角兽十分巨大,金色的翅膀扇动着,卷起一阵阵飓风,吹进了霍格沃兹的礼堂,哈利不得不抓住桌子才没摔倒。
    “这所学校邓布利多曾经说过!”哈利告诉旁边皱起眉头的金妮。
    此时克里斯学院的校长已经走到了教师席。朝众人鞠了一躬,开口说:“我是克里斯学院的校长,塞巴斯蒂安·克里斯。”
    哈利早就听说过克里斯学院的世袭校长制,他礼貌的和克里斯握了手。克里斯一头金色的长发,白净的脸庞和长筒皮靴,他比哈利要高一个头,标准的意大利贵族。他坐了下来,又朝梅点了点头。
    等掌声平息下来,麦格教授继续介绍道:“现在欢迎,来自法国的巴黎魔法学院以及他们的校长斯芬尔·里尔!”
如同法式贵族一般,巴黎学院的出场则是最为神秘,却又最普通,只是在一瞬间,霍格沃兹的礼堂就乌云密布,众人都惊慌失措,麦格教授却面带微笑地坐着。突然,倾盆大雨就直接在霍格沃兹的礼堂下了起来,麦格教授站起来,挥出一道彩虹,学生们就淋不到雨了。那倾盆大雨并不是透明的雨滴,而是晶莹剔透的淡黄色,哈利用魔杖定住一滴雨,闻了一下。
“是香槟。”哈利告诉赫敏。
香槟雨下了几分钟,一道闪电直劈下来,礼堂内响起一阵尖叫,等雷过后,在礼堂的正中间,突然多了一群人,为首的那个男人比众人高出一头,风度翩翩,俨然是巴黎学院的校长。雨也突然停了,礼堂的地板干干的,好像刚才一直是晴空万里,香槟的味道一下子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香浓的法式香水的味道。
    巴黎魔法学院并不像先前介绍的这些魔法学院那么出名,但大厅内还是响起了一阵礼貌的掌声,巴黎魔法学院的校长里尔有着完美的法式礼仪,向四周鞠躬之后,坐在了教师席上。来自巴黎学院的学生们却成了全场的交点,男孩子们面庞端正白净,女孩子们秀气美丽,他们在餐桌前坐好,身上散发着法式香水的味道。
    “快看那个男孩子,好帅啊!”格兰芬多桌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麦格教授让大家停止讨论,然后用清晰的声音说:“最后让我们欢迎,来自德国的,格林特学院!”
    “格林特?”哈利皱起了眉头,他看到身边的金妮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这个学院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听说只有天赋不凡的学生,才能进入格林特魔法学院学习。听说在十一岁之前,要掌握标准咒语2级才有可能进入,这样苛刻的条件使得这个学院的人极少。比起霍格沃兹的广泛招生,他们的学生全是精英中的精英。”赫敏说。
德姆斯特朗的轮船发出了“轰轰轰”的声音,哈利本以为他们的船出毛病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艘巨大的船竟然开到了一边,留下了半个黑湖的大小。与此同时,黑湖的水又一次剧烈地沸腾起来,一艘船从水下猛的冲上来,停在了水面上,哈利凝神一看,是一搜现代的船,非常的有格调,比起旁边如同残骸一般的德姆斯特朗船,多了一分气派。
    船的舱门打开了,下来一大群人,全都穿着黑色的长袍。
“过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用德语说,他一脸大胡茬,黑色油腻的头发梳在脑后,巨大的鹰钩鼻让哈利立刻响起了斯内普,他走上前来,带领格林特的学生们坐在仅剩的餐桌上。然后走到哈里面前,一双眼睛盯着他,哈利能确定那是不友好的眼光,他伸出手,用流利的英语说道:“幸会,救世之星。”哈利皱了皱眉头,他感觉到对方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他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在碰到他手的那一瞬间,哈利明显地感觉到伤疤刺痛了一下,他抽出手来,捂了一下伤疤,那人又盯了他一会,径直走到最旁边的一个位置上坐下。
    哈利感到恐慌,这个伤疤正是他和伏地魔连接的关键,只有在伏地魔有关人员靠近的时候,才会感到灼痛,那人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哈利感到不详,由于他穿着长袍,没有办法看到他手上是否烙上了黑魔标记。
    “怎么了?”金妮灵敏地捕捉到了这一情况。
    “没什么。”哈利赶忙搪塞过去。
    麦格教授没有注意,她张开双手说道:“请外来学校代表队将名牌丢入火焰杯。”
    众学生站了起来,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将写着自己名字的羊皮纸丢入火焰杯,火焰杯每接受一个名字,就会变成红颜色,腾起来吞噬掉这张羊皮纸。
    哈利注意到克鲁姆一直盯着德姆斯特朗中的一个高个子,他眼神凶悍,手臂粗壮,鼻梁高挺,很像年轻时的克鲁姆。
    “那是我的侄儿。”克鲁姆说着指了指那个高个子。哈利恍然大悟。
    等最后一个学生的名牌也被火焰杯吞噬,麦格教授将火焰杯放在大厅的尽头,像哈利四年级时邓布利多做的那样,画了一个白色的圈。
    “霍格沃兹的学生如果有意报名,将名牌投入火焰杯,火焰杯将会在11月12日,也就是一个月之后选出霍格沃兹的勇士。”
    最后,麦格教授拍了拍手,说:“现在,请大家开始享用美食吧!”
    餐桌上立刻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哈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霍格沃兹的食物了,他望向斯莱特林桌,阿不思正大口大口的咽着洋葱汤,他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的餐盘。金妮已经将切好的牛排一块一块的放在他的盘子里。重回霍格沃兹让他食欲大增,这才感觉到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他的胃正在表示抗议。
    “波特,快吃吧。”麦格教授招呼他。他拿起一只鸡腿,一口咬下去,是久违的味道,南瓜汁是冰镇的,沁人心脾的香味飘散在整个礼堂。
    过了一会儿,盘里的食物消失了。甜点也上来了,哈利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的苹果馅饼,可惜今天并没有这一道菜。只有巧克力蛋糕和布丁。
    “还没你做的好吃。”哈利嘴里塞满了蛋糕,嘟囔着对金妮说。
    “看你那样子。”金妮笑了起来。
    “鼻子。”赫敏好心提醒,实际上哈利满脸都是巧克力酱和奶油,赫敏抽出魔杖,念了句“旋风清扫。”哈利的脸马上就变得干干净净了。
    金妮仍在哈哈大笑,哈利只好挖了一口巧克力蛋糕,喂到她嘴里。
    晚餐过后,哈利让金妮先回去休息,他和赫敏去找了麦格教授。
    “冰镇柠檬汁!”哈利对着那石头怪物说道。麦格教授为了纪念邓布利多,将口令改为邓布利多曾经使用过的,哈利对这个口令也情有独钟。
    那怪物立刻跳开了,石怪后面是一座旋转楼梯,哈利和赫敏一起登上楼梯,敲响了校长办公室的木门。
    “进来。”里面是麦格教授的声音。
    二人推开了门,福克斯在轻轻鸣叫。
    “你好,福克斯。”哈利说。他忘不了福克斯曾经救过他。
    “邓布利多去世之后,我就一直养着它,”麦格教授说,“凤凰能不断重生,它的眼泪可以治愈一切伤病。”
    哈利注意到麦格教授的眼角又湿润了,他一直知道麦格教授很敬重邓布利多,他也一样。邓布利多死的时候,他就站在旁边,被石化了。
    “麦格教授,我这次来是要说一件事情的。”哈利整理了一下情绪,说道,“我的伤疤,最近又疼了。”
    麦格教授显得很吃惊,开始在屋里踱步,“据我所知,伏地魔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麦格教授停下来,说道。
   “是的,但是哈利的伤疤不会无缘无故的疼痛。”赫敏说。
    麦格教授的眼神越来越凝重,“你们的意思是,”她停下来,“伏地魔回来了?或者说他现在就潜伏在某个小区里?未免太可笑了吧。”说着她自己笑了起来。
    哈利并不想把刚才同格林特学院校长握手后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他突然想起来他来霍格沃兹看斯内普的第一眼也是这样的感觉,但那时候伏地魔还以灵魂状态存活着。
    “那个,麦格教授。”哈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在意,“格林特的校长是谁?”
    “怎么了?”麦格教授扬起一条眉毛。
    “没什么,只是问一下。”哈利赶忙说,生怕麦格教授看出什么端倪来。
    “格林特学院和克里斯一样,都是世袭学院,”麦格教授说,“现任校长萨拉查·格林特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之一,也许除了邓布利多和伏地魔。”麦格教授说着自己打了一个冷战,但脸上的怀疑丝毫没有减轻。
    “萨拉查?这不是斯莱特林的名字?”赫敏吃惊地问道。
    “我听说过这么一个传言,”麦格教授此时坐在了椅子上,“不过我估计就跟斯科皮·马尔福是伏地魔的儿子一样不可靠,那就是,有人传言,格林特一家是斯莱特林的后裔。而萨拉查·格林特的父亲非常崇拜斯莱特林本人,所以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萨拉查。”
    “伏地魔应该是斯莱特林的最后一任传人了吧?在冈特家绝后之后。”哈利想到了日记本里汤姆里德尔的话。
  “是的,所以无需担心,因为即使有除了伏地魔以外的斯莱特林传人,伏地魔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他一直喜欢独特,记得吗。”麦格教授说。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哈利。”赫敏说。
    “部长,你跟我来一下。”麦格教授说,“波特,如果你愿意,温暖的床铺正在等着你。”
    “好的。”赫敏快速地看了一眼哈利,转身走了。
    哈利看了看表,已经要12点了,他站起来,刚要推开门,邓布利多的冥想盆突然放出一阵银白的的光芒,福克斯轻轻叫了两声,哈利这才注意到冥想盆里银白色的记忆突然亮了起来。在四年级第一次见到冥想盆时也是这幅样子,哈利充满好奇的走过去,但他又认为不能乱动校长的东西。(emmmm)思来想去,好奇心占了上风,他没有一次在冥想盆里浪费过时间。哈利四下里望了望,除了福克斯,没有别的人了,肖像们都去休息了,邓布利多的肖像框空着,似乎是去找别的肖像聊天了。
    哈利捋了捋头发,一头扎进了冥想盆里,他开始下坠,下坠。周围的世界开始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又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终于停下了。哈利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一个庭院的后面。他旁边站着很年轻的邓布利多,比上次他看见在伏地魔的孤儿院时还要更年轻上十岁。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皮鞋的男人,他的金色头发乱蓬蓬的,鼻梁高挺。白净的脸庞。眼窝深陷,虽然看上去很平和,但哈利能看出那眼中似乎有一点点的凶光闪烁,很像当时来向邓布利多求职的伏地魔。哈利对这个人没有过任何的印象。
    “盖勒特,别来无恙啊。”邓布利多随意地说。
    盖勒特?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哈利在脑子里思索,却想不出是谁。
    “阿不思,我们说正事。”那个名叫盖勒特的男人说,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他似乎有些急切。
    “你这么大老远的来,总不能这么快就让你回去,走吧我们去猪头酒吧喝一杯。”邓布利多热情地说,一边揽过了他的肩膀。
    盖勒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
    周围的场景突然又旋转起来,变成了猪头酒吧的样子。
    “阿不思,你在信里说...”
    “别总是这么急。”邓布利多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我们先干一杯。”说着邓布利多举起了黄油啤酒瓶。盖勒特虽然不愿意,但也只好举起酒杯,碰了一下邓布利多的,然后喝了一点黄油啤酒。
    邓布利多双手交叉在一起,然后开口了。
    “是的,我是找到了关于圣杯的一些风声。”
    盖勒特的眼睛里突然放出一股渴望的目光。哈利可以看出他正在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兴奋。
    圣杯?哈利很纳闷,他从来没听过这个东西,他能唯一想到的就是赫奇帕奇的金杯和三件死亡圣器。
    “根据四位学院创始人留下来的信息,圣杯有改变未来和过去,掌管死亡的功能。”邓布利多摘下了半月形的眼镜。慢慢地说,他的声音清晰而有力。
    “什么意思?”盖勒特不解地问道。
    “很遗憾,我也不是很清楚。”邓布利多说,“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见过它了。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四位霍格沃兹学院的创始人曾在上面留下过印记。”
    “啊,这样啊...”盖勒特陷入了沉思。“听说有个公会在专门研究圣杯。”
    “我也听说过。”邓布利多轻声说,“他们信仰圣杯和蛇。你可以去问问他们的首领。”
   盖勒特点了点头。场景又开始旋转起来,这一次,变成了海边。在漆黑的夜晚,海风很大,夜空很晴朗。老了几岁的邓布利多和盖勒特相对而立,盖勒特拔出了魔杖,直指邓布利多。哈利惊恐地注意到,那支魔杖正是接骨木老魔杖。
    “闪开,阿不思,我不想伤害你。”盖勒特的眼里喷出红色凶光。
    邓布利多的脸上布满了怒容,深蓝色的眼睛里充满着怒火。
    “盖勒特,我跟你说过。研究圣杯,是以生命为前提。”邓布利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平静的声音下面暗藏着深深的愤怒。
    “我不管,这是我们突破圣杯的关键一部分。闪开阿不思,不然我要动手了。”盖勒特说。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抽出了自己的魔杖。
    “盖勒特,我恐怕我必须得阻止你了。”邓布利多说,可以看出他的声音非常的悲痛。
    一道蓝光飞来,邓布利多险些被击中,又是一道蓝光,这次邓布利多也发射咒语对抗着,两道咒语对到了一起,盖勒特获得了绝对压倒的优势,这是哈利第一次看到邓布利多落入下风,在哈利的认知中,邓布利多似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凝重过,他微微颤抖的右手抓着魔杖,用力一甩,断开了连接。
    “除你武器!”盖勒特低沉而清晰的声音响起,一道红色的缴械咒从他的杖尖上射出,邓布利多勉强接下了。
    “邓布利多,最后一次警告,闪开!”盖勒特的声音已经变得狂怒。眼睛里的赤红死死地盯着后面的一道门。
    哈利这才注意到邓布利多身后有一扇木质大门。他走过去,门上刻着几个字——斯莱蛇会。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的声音把哈利拉回了二人交战的局面。他举起了魔杖,流畅地挥了一下,喷出一股火焰,凝聚成一只火凤,飞向盖勒特。这个咒语威力巨大,他不得不向后退了两步,才喷出水柱与火凤抗衡。盖勒特逐渐步入下风,邓布利多一个个魔咒让他措手不及,也许是因为心急而丧失了自己本来的力量。
    “昏昏倒地!”盖勒特躲开了火凤,指着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发射出一种金色的魔咒,挡住了盖勒特发射的极强的昏迷咒,两个咒语交汇,打到了海边的岩石上,擦出火花,燃烧了起来。盖勒特继续向邓布利多发射一个个威力极强的魔咒,哈利注意到,邓布利多似乎都在防守,很少主动出击。
    “力尽懈松!”邓布利多抓住了他的漏洞,红色的咒语一下击中了盖勒特。他一下子趴在地上,浑身瘫软,没有了力气。
“阿不思!”盖勒特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被咒语击中的腹部,接骨木魔杖掉在了一边,离他5米远的地方,他却没有力气去捡起来。
    “对不起。”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拾起盖勒特的那支接骨木魔杖,回头离开。
   不等哈利想明白,他就感觉到耳边响起了麦格教授的咆哮, “波特,你在干什么!”哈利一下子从冥想盆里抬起头来,麦格教授站在他旁边,满面怒容。
“教授,我只是...好奇。”哈利支支吾吾地说,仿佛他只是个学生。
麦格教授叹了口气,“坐吧,波特。”说着挥了一下魔杖,变出了一把椅子。
    哈利坐了下来,疑惑地看着麦格教授。她双眼紧闭,似乎在思考什么。
    “你也看到了,”过了许久,麦格教授终于开口说道,“这是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恩怨。邓布利多就是这样击败了格林德沃。令人心痛,你应该知道,他们是童年的挚友。”
    哈利点了点头,想起来盖勒特·格林德沃是二十世纪的黑魔王。
    “邓布利多就是在那之后,获得了接骨木魔杖的使用权。”麦格教授继续说下去。
    “那个,教授,你能说说什么是圣杯吗?”哈利试探地问。
    麦格教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邓布利多死前留在校长办公室里的一段记忆,一段记忆而已,在这里面说的圣杯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我问过阿不思的肖像,但他只是说,在当时,格林德沃杀人无数,只是为了找到斯莱蛇会。据说是斯莱特林本人创造的公会,这个公会极其神秘,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么神秘的公会,目前是否存在也无法确定。但是据说斯莱特林是最后一个见到圣杯的人。”
    “记忆里说,圣杯可以改变过去和未来,掌管生死?”哈利想到了时间转换器,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圣杯真的是时间转换器,那还不烂大街了。
    “恐怕是这样。”麦格教授说,“掌管生存和死亡,很像死亡圣器,不觉得吗?”
    “圣器?”哈利的疑惑更深了。但根据圣器的图案,只有三件圣器,老魔杖,复活石,和隐形衣。在那个死神和三兄弟的故事里,并没有提及过任何有关于圣杯的东西。
    “很遗憾,我对此也了解不多。”这句话里有一种到此为止的意思,麦格教授站了起来,“好了波特,现在已经12点了,为什么不回去睡觉呢?”
    哈利看了一下钟,站了起来,挥了一下魔杖,把麦格教授变出来的那把椅子变没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格兰芬多宿舍里睡觉,如果我没有猜错,部长正在公共休息室等你。”麦格教授说。
    “好的。”哈利意识到自己很困了,打了个哈欠。
 
   “凤凰。”哈利无精打采地对胖夫人说道。
    胖夫人被惊醒了,气冲冲地望着哈利。
    “你说什么?”胖夫人说。
    “凤凰!”哈利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噢,当然,口令嘛。”胖夫人没好气地说,旋开了肖像,哈利爬了进去。果然,铺满红色地毯的休息室里炉火还在燃烧,赫敏正坐在炉火旁边读书。
    “嘿,哈利,你去哪了。”赫敏问。
    “赫敏,你听我说,”哈利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圣杯吗?”
    “什么东西?”赫敏一头雾水。
    尽管哈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不由得生出一股失望。他告诉了赫敏有关圣杯的事情。不知为什么,赫敏感兴趣的不是圣杯,而是那个“斯莱蛇会”。
    “那个记忆里没有说斯莱蛇会是什么东西吗?”赫敏问。
    “没有。”哈利回答。
“这么说,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反目成仇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圣杯和斯莱蛇会?”赫敏问。
“看来是这样。”哈利觉得自己解开了一个谜团。
    晚上上床睡觉时,哈利仍然在想着圣杯,金妮躺在他旁边,格兰芬多红色的床垫非常的柔软舒适,过了一会儿,睡意便袭来了,哈利没有刻意抵抗这股睡意,不久便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