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y yesterday

(转载)哈利波特与圣杯 四

【火焰杯重燃】

    阿不思坐在斯莱特林的车厢里,旁边是斯科皮·马尔福,还有一些斯莱特林的同学们,他们正在大吃特吃车上贩卖的南瓜馅饼和蛋糕。阿不思望向窗外,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霍格沃兹的轮廓,以及关于三强争霸赛的告示牌,这是百年来第二次在霍格沃兹举行的三强争霸赛。阿不思对此非常兴奋,抓住斯科皮问:“不知道这次是哪三个学校参加??”斯科皮摇了摇头:“三强争霸赛这些年已经不止三个学校参加了。三强争霸赛只是个名字,你也可以理解为演变成了多强争霸赛,有不止三个学校参加。我爸爸说的。”他看到阿不思怀疑的眼光,急忙加了一句。
       
    阿不思随着人流走进霍格沃兹大堂,麦格教授将整个大堂装饰的更加明亮,天花板上是晴空万里,礼堂的两边有两排火焰,全部被点燃,整个大厅非常的温暖。
    一众人在大厅里坐稳,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三强争霸赛,麦格教授站起来,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嗓子说了句“声音洪亮”,然后说了声:“请同学们安静下来。”
    原本吵杂的礼堂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几个人还在讲话,慢慢地也都消停了。
    麦格教授看见安静的大厅,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时海格走过来在麦格教授耳边说了什么,麦格教授点了点头,海格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大声说道:“一年级新生请进来。”
    礼堂的大门又一次打开了,海格引着一大群孩子走了进来,新生们都看上去非常紧张,有的人脸色都发青了,阿不思立刻想到四年前分院之前他也是这个样子。其实并不只是这样,发生了他最意想不到的事情:被分到了斯莱特林,但后来他发现在斯莱特林也是挺快乐的。
    在餐桌的尽头,放着破旧的分院帽,帽檐上打着大大小小的补丁,帽尖上还缺了一小块,海格让新生们在餐桌旁坐下,朝麦格教授挥了挥手,麦格教授点头表示回应。
分院帽突然裂开一道口子,唱道:
各位亲爱的朋友,我是你们的分院帽
我出生在很久之前,伴霍格沃兹共同成长
在美丽的霍格沃兹,你将会度过美好时光   红色英勇的格兰芬多,蓝色聪明的拉文克劳
金色勤劳的赫奇帕奇,绿色狡猾的斯莱特林。
不论你在哪里,你总能活出最好的自己,
我们团结一致,共同学习。
如果你机智英勇,那你将会来到格兰分多
如果你聪慧过人,那你将会光临拉文克劳
如果你勤劳肯干,赫奇帕奇将会是你的家
如果你狡猾阴险,斯莱特林将是你的选择
来吧,戴上我吧,我会带你们开启魔法之旅

    分院帽唱完,全场掌声雷动,麦格教授拿起一份长长的羊皮纸名单,念道:“埃尔文·史密斯!”
    一个棕色头发的小女孩慢慢走了出来,她双手紧扣,紧张的直冒冷汗。等她坐上椅子,麦格教授拿起分院帽,盖在了她头上,帽子垂下来,盖住了她的眼睛。
    “赫奇帕奇!”分院帽沉思片刻,喊了出来。
    赫奇帕奇桌上响起响亮的掌声,小女孩慢慢走向赫奇帕奇的餐桌,苍白的脸色总算好看看了一点。
    “里塔·科威!”麦格教授喊道。
    一个男孩小跑着过来,戴上分院帽,几乎是刚一接触他的头,分院帽就大声喊道“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差点没头的尼克也拍着乳白色的手。
    分院仪式和之前的大同小异,在成百上千的一年级新生被分到各自的学院之后,空空的盘子里就出现了美妙的食物,有炸土豆,煮土豆,烤鸡,洋葱汤,薯条,还有蜂蜜面包。阿不思在车上吃的东西早就被消化光了,这些食物的出现令他胃口大增,他大口大口的吃着盘子里的煮土豆,碗里是热腾腾的洋葱汤。礼堂里,仍不乏有学生在谈论今年的三强争霸赛。阿不思也正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们聊的开心。
    “我个人认为霍格沃兹今年会表现的很好,”一个六年级学生大声说,“当然,如果霍格沃兹的勇士不来自格兰芬多的话。”他又想起来似的补了一句。
   斯莱特林这边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只有阿不思和斯科皮没笑,阿不思望着隔壁格兰芬多桌上侃侃而谈的詹姆,他正在和一个女生聊天。那个女生阿不思听斯科皮说起过,似乎是詹姆的女朋友,但阿不思对此持怀疑态度。
在他望向詹姆的时候,桌上的美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诱人的甜品,其中还有阿不思最爱的巧克力蛋糕,但很遗憾的是,阿不思总是觉得霍格沃兹的巧克力蛋糕没有金妮做的好吃。(其实哈利也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甜品也消失了,麦格教授站起来,大厅立刻就安静下来。麦格教授清了清嗓子说道:“欢迎大家来到霍格沃兹,来到新一年的魔法教育!”
    全场掌声响起,麦格教授等到大家鼓完掌,清晰的说道:“今年,霍格沃兹有幸迎来百年来的第二次三强争霸赛!”
全场又响起了掌声。
“所以在这一学年,霍格沃兹的所有魁地奇比赛都将暂停!”礼堂下一片窃窃私语,但大部分同学仍然认真的听着。
    “三强争霸赛的选拔将在10月12号举行!也就是说,沉默的火焰杯将会再次燃起。注意一下,只有年满十七岁的同学,也就是七年级的学生才能够参加,违者后果自负。”麦格教授继续说着,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对于弗雷德和乔治服用年龄药剂企图跨过年龄界限的英勇事迹,阿不思也略知一二。
    “想要参加的七年级学生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羊皮纸上,并写好自己的学校,投入火焰杯,火焰杯将会在11月12日喷出它认为最有勇气的勇士参加今年的三强争霸赛,由于今年参加的学院众多,请各位务必遵守。”麦格教授说。
    “那么,我们说最后一件事,相信今年大家也听说了一些事情,比如许多人说的‘神秘人’又回来了,请同学们不要相信这样的谣言,我曾亲眼见到伏地魔(仍有许多人不禁打了个冷战)死在我面前。说到这里,我们还要感谢霍格沃兹的两位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和西弗勒斯·斯内普。”
    大厅里一阵沉默,阿不思注意到隆巴顿教授正在无声的哭泣,斯拉格霍恩教授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
    麦格教授揩了揩眼睛,眼角的鱼尾纹更明显了一些。
    “让我们用邓布利多发明的几个词来结束今天的讲话吧,那就是残渣,哭鼻子,拧!”
    有些一年级新生笑了起来,但大多数人没有笑。
    说完这些,麦格教授露出少有的微笑“好了,温暖的床铺在等待你们,快去睡觉吧!”
    级长们站起来,大声喊着“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跟我来!”阿不思打了个哈欠,斯科皮这时候也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咱们回宿舍吧。”他说。这也刚好是阿不思想的。一群学生结伴前往斯莱特林的宿舍,在楼梯上,血人巴罗飘过来,用一种阴森森的声音说道:“你们知道吗,今年斯莱特林的肖像口换了。”
    “麦格教授怎么没说?”阿不思问。
    “因为这其实无关紧要不是吗?”斯科皮调皮的说。
    众人来到肖像口,只见之前的肖像被人去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子,他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晚上好,巴罗爵士。”级长说。
    “巴罗?血人巴罗?”阿不思吓了一跳。
    “噢不,实际上,他是我的爷爷。”血人巴罗说着穿过阿不思的身体,阿不思瞬间感觉到一桶冰水浇了下来。
    “伯爵红茶。”级长大声说,巴罗先生抬起头来望着级长,然后撑起拐杖站了起来,随后肖像口旋开了,众人爬了进去。
   当阿不思躺在深绿色的床上时仍然念念不忘三强争霸赛,或许是因为美食吃的太多,他很快就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当众人陆陆续续来到餐厅吃早餐时,阿不思正端着新的课程表看。
    “一节魔药,魔咒,变形术。早上有两节课要跟格兰芬多一起上呢。”阿不思自言自语。
    “明天也是,两节魔药课。”斯科皮愉快地说,阿不思知道他在想罗丝。
    “快上课了,快走。”阿不思抓起书包,拉起斯科皮就往魔药课教室走。就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斯科皮突然拉了拉他的袖子,指了指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方向。
    詹姆·波特正和上次阿不思在开学宴会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子接吻,他们靠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外面的墙壁上,那女生被詹姆按在了墙上(实际上就是壁咚)。二人热吻着,似乎看不到周围的人群和马上要到的上课时间。
    “噢,真恶心。”阿不思耸了耸肩,“那女生叫什么来着?”
    “似乎是维多利亚·赛斯吧。”斯科皮立刻说,“对了,你知道不,听说她妈妈是秋·赛斯?”
    “秋·赛斯是谁?”阿不思不假思索的问。
    “你竟然不知道?你爸爸没跟你讲过?”斯科皮显得很吃惊。
    “我为什么会知道?”阿不思怂了怂肩。
    “嗯咳,是这样。”斯科皮神秘兮兮地说道,“她...是你爸爸的初恋女友!我爸爸告诉我的。”他又想起来似的补了一句。
    “噢...”阿不思显然没想到,他看了一眼表,还差两分钟就上课了,他赶快拉着斯科皮前往魔药教室。
       
    斯拉格霍恩教授坐在桌前,花白的头发早就秃了,他年事已高,不过讲话还是很清晰,在阿不思和斯科皮进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讲常月石的用途了。
    “噢孩子们,快坐下,已经开始上课了。”斯拉格霍恩教授朝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
    “请同学们将课本翻到第3页,我们今天要调制的是增强剂,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增加一些力量,不过很少,所以算是低级魔药 。熬制药剂所需的材料都在书上了,各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请开始吧。”
   阿不思翻开书,脑子里却想着刚才詹姆和维多利亚接吻的画面,一直心不在焉。差点将粪石当成拱形石放了下去。
    “噢,孩子,当心!”还好斯拉格霍恩教授及时制止。

时间在期待三强争霸赛中总是过得很快,阿不思几乎没有时间去想三强争霸,因为今年他要参加O.W.L的考试,所有的教授都拼了命似的布置作业。麦格教授让他们练习一种消失咒,阿不思却几乎没成功过,只有一次让一根针变了一点颜色,仅此而已。斯科皮学习成绩比他好的多,却也不得不埋头于功课。弗立维教授让他们写一篇关于刚学过的悬浮咒的论文。这些还不是最让阿不思担心的,魔药课上,斯拉格霍恩教授竟然要他们写一篇13英寸的关于拱形石用途的论文,阿不思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拱形石哪来的这么多用途,甚至斯科皮也对此毫无办法。
“今天又有什么课?”一天早上阿不思醒来以后在餐桌上懵懵地问斯科皮。
“今天是周六,老朋友!”斯科皮很吃惊,还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你不是一直在期待的吗?怎么自己给忘了。”
“噢,这样啊。”阿不思这才想起来。“等下,今天是什么日子?”
“10月12啊,怎么了?”斯科皮问。
“你忘了吗?今天是火焰杯重燃的日子啊!”阿不思一下子精神了,斯科皮盯了他两秒,快速跑下饭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