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y yesterday

(转载)哈利波特与圣杯

【梦境与现实】 二
 
哈利前往魔法部上班是第二天早晨,当金妮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的时候,他还是一副很懵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回忆起昨晚怎么到这里来的。他摸了摸额头,伤疤已经不再疼了。但他还是立刻派了一只猫头鹰给赫敏。告诉了她昨晚的梦境,然后匆匆吃完了早餐,便去上班了。
  赫敏·韦斯莱是魔法部现任部长,他的丈夫是罗恩·韦斯莱,经营着一家笑话商店。二人在霍格沃茨都曾是哈利最好的朋友,现在仍然是这样。哈利刚坐到办公室就看到了昨天还没有做完的工作,他伸了个懒腰,挥了挥魔杖,那些纸质报告单就全部整理整齐,堆成了一整堆。他抓起猫头鹰刚送来的预言家日报,首版上赫然写着的是:十二起凶杀案。哈利吃了一惊,还以为是预言家日报开的玩笑,直到他往下看。
              十二起凶杀案
  据悉,昨夜里发生了十二起凶杀案,经过调查,魔法部当局认为是由“阿瓦达索命”咒造成的死亡,全身没有伤痕。死亡的十二人中有10人为傲罗,其中包括著名的克里斯·肯德里以及梅林二级勋章的林·斯肯顿。二人屋里都有搏斗过的痕迹,且屋外都有幻影移形的痕迹。凶手似乎是同一人,同时,在被杀十二人的屋中都留下了标记,是血红色的蛇。今早魔法部已经介入调查。魔法部部长赫敏·韦斯莱发表言论如下:“请大家不要惊慌,许多人在流传“神秘人”又回来了的消息并不可靠,请等待魔法部当局做出来的调查!”但许多人认为部长的话太过于应付...........
  哈利放下报纸,内心满是震惊,自从伏地魔失势之后,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凶杀事件,而肯德里和斯肯顿都是魔法部出色的傲罗,虽然哈利不常和他们交谈,但他也知道他们都非常的厉害。而要杀了他们还能幻影移形的,除了伏地魔似乎没有合理的人能做得到。哈利又想起了他的伤疤,这两件事情会有关联吗?对此他不敢想象。正当他心烦意乱之时,赫敏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一身朴素的工作服,扎着干练的马尾辫。
   “哈利,详细的告诉我,你的伤疤怎么了。”赫敏一进来就问到,那语气简直不容反驳,非常霸道。
    哈利将昨晚的梦境告诉了赫敏,那个蛇一样的银徽章和他们杀人后留下的蛇形标志似乎很像,还有蛇佬腔,突然出现的大批蛇佬腔。这一切都令哈利感到不安。
    赫敏双手抱在胸前,来回踱步,当哈利说到那个沙漏一样的东西之时,赫敏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
    “那东西,不会是时间转换器吧?”赫敏担心地问道。
    “时间转换器不是在去年都销毁了吗?”哈利表示不解。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你说,如果那东西真是时间转换器的话,那他们从何得来,又有什么用处呢?我记得去年,戴尔菲拿时间转换器是为了救活伏地魔,我怀疑是你梦境里的那些人杀了这些傲罗,如果他们拿着时间转换器,总归是没有好处的。”赫敏一口气说完。
    哈利对此表示沉默,他对时间转换器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去年他被时间转换器弄得手忙脚乱,甚至还差点不复存在。
    赫敏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盯了哈利一会儿,语气缓和下来“明天要开学了,给孩子的行李准备好了吗?”
    哈利这才想起来今天已经是八月31号,他一早上被昨天的梦境困扰着,竟然连孩子的开学日期都给忘记了。每年的九月一日,霍格沃兹的学生们都要去9¾站台等候霍格沃兹特快列车前往霍格沃兹。早在之前,哈利每年都期望着去霍格沃兹,对于他来说,霍格沃兹就是他的家,比女贞路的德思礼家要好上许多。他还清楚的记得二年级时善良的小精灵多比为了警告他别回学校,不让他和罗恩进站。他和罗恩坐着罗恩爸爸那辆飞车飞到了霍格沃兹,还差点被打人柳打死。在七年级在外逃亡之时,多比为了救大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哈利将他埋葬在贝壳小屋的后面。想到这里,哈利的内心又不由得升起一种对多比的感激。
    今天的工作做完之后,哈利回家,见了孩子们,这是这学期他们最后一次坐在家里吃晚餐了——一行人打算去罗恩家过圣诞节。他的小儿子阿不思四年前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学院,震惊了整个巫师世界。甚至他搞出来的一系列事情差点让他爹死在伏地魔的手下。大儿子詹姆已经要上七年级了,却还是十分调皮,这一点和他的爷爷,也就是哈利的父亲很像,哈利的父亲詹姆·波特也曾经是个调皮的孩子。
    “亲爱的,帮我把煎肉拿来好吗?”哈利冲着金妮喊道。
    “没问题。”金妮说着就端着煎肉走了进来,哈利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接过了煎锅。
    “孩子们,今年是特别重要的一年!”哈利说,“三强争霸赛将会在霍格沃兹又一次举行!”
    “我知道我知道,”詹姆抢着说,“上一届是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和巴斯布顿的勇士。”说着看了一眼阿不思,阿不思正在吃他的熏咸肉,只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示赞同。
    “还有爸爸和迪戈里。”莉莉小声的说。
    当年哈利也曾经参加过三强争霸赛,深知每一个项目的艰险。想当初,他被一个假扮成教授的食死徒给害了,亲眼见证了伏地魔的复活,见证了同校学长的死亡,第一次直面死亡,直面复活的伏地魔。
    只有阿不思去年偶然得知了这一切,哈利从不把恐怖的经历讲给孩子们。看着孩子们手舞足蹈地讨论着关于三强争霸赛的项目,哈利嘴角上扬,幸福的笑了。
 
在国王十字车站,哈利和阿不思一起穿过栏杆,金妮牵着莉莉走在后头,詹姆已经七年级了,高高的他走在最后。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哈利看见红黑色的“霍格沃兹特快列车”正冒着白色的蒸汽。
哈利将行李递给三人,目送着他们一路小跑着上车。
阿不思坐在车厢里,使劲地朝外挥手。哈利笑了笑,转过头去,看见赫敏正不停地对罗丝雨果说注意事项。
“知道了,妈妈。”罗丝不耐烦地说。
“她老是这样,”罗恩走了过来,红色的头发非常显眼。他对哈利怂了怂肩,在哈利耳边低声说道:“其实她上学的时候也没那么守规矩,是吧?”
    “总之比咱俩都好。”哈利笑了。罗恩勾住哈利的肩膀,三人望着深红色的火车远去,冒出滚滚的白烟,直到消失在道路的尽头,拐了个弯,再也看不到了。
   “麦格教授通知我们的事情你收到了吧?”赫敏转过来问哈利。
   “啊,是的。”哈利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我还记得当年魔法部派来的官员呢,就是那个卢多·巴格曼和巴蒂·克劳奇...”
   “珀西对他情有独钟呢。”罗恩笑嘻嘻地说着。
    几小时之前,几人收到了麦格教授发来的猫头鹰,邀请他们二人前往三强争霸赛做评委,(孩子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哈利认为这样既是为了让三强争霸赛更好的进行,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安全,哈利想起当年魔法部和邓布利多的疏忽,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们去一下翻倒巷,”赫敏说,“在十二起凶杀案中我们怀疑有很强的黑魔法,必须要采访一下博金·博客先生。”
   “为什么要采访那个死老头子?”罗恩对博金·博克记忆尤新,特别是那家黑魔法店。
   “我们不得不承认博克先生对黑魔法颇有研究。”赫敏冷冷地说,“还有,实际上,我们其实不认为是用阿瓦达索命咒造成的死亡。”
   “什么?!”罗恩和哈利一起问。
   “噢,预言家日报只是对外的宣称,仅此而已,实际上,部里更倾向于咒语封存的杀人方法,但这只能说明凶手是高深的黑魔法师。但这仅仅是推测,我们需要借用一下德拉科当年的那条蛋白石项链。”赫敏慢吞吞地说。
    “什么时候去?”哈利转过头来问赫敏。
“现在。”赫敏的表情严肃起来,“最好别用飞路粉,博金博克没有壁炉,就算有,也别用,飞路粉网络有被监视的可能。”
    “那怎么去?”哈利刚问就知道了,他想起了锁在自家地下的那把火弩箭,因为工作似乎已经有一年没有骑它了。但哈利还是定期护理。这火弩箭还是三年级时小天狼星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只不过当时他不知道而已。
    “当然是骑扫帚。”赫敏的话印证了哈利的猜测,“我们从这里飞到对角巷,再走过去,这样能避免掩人耳目。”
    “罗恩和我们一起去吗?”哈利问。
    “我陪你们到对角巷,然后我得去韦斯莱把戏。我可不想去那个晦气的地方,祝你们好运。”罗恩说着向哈利竖起了个大拇指。
    哈利拿起魔杖,念了句“火弩箭飞来。”过了一会儿,一把飞天扫帚朝他快速飞来。
    “像新的一样!”罗恩喃喃地说。
    赫敏和罗恩的扫帚已经被随行带来了,几人跨上扫帚。罗恩突然大喊:“等一下!”
    “干什么?”赫敏不耐烦地问道。
    罗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果,糖是方形的,被金色的纸包着,上面写着“韦斯莱把戏制造。”
   “这些是隐形糖。”罗恩神秘兮兮的说,“受到哈利隐形衣的启发研究的。吃了可以获得像隐形衣一样的效果。”
   “要这种东西干嘛?”赫敏烦躁得很。
   “小心一点总归没坏处。”罗恩显得很委屈。
   “可以持续多久?”哈利问。
   “不知道,还没有尝试过,大概两个小时?”罗恩摊开手说。
   “足够了。”哈利接过糖,拆开金色的糖纸,里面的糖是银白色的,颜色就像哈利的隐形衣。他把这颗糖吃了下去,感到一种石灰水加生牛肉的味道,令人恶心,顿时浑身打了个寒战。
“噢噢噢哦哦!”罗恩叫起来
哈利望向自己,全身已经完美的融入了9¾站台。完全看不见了,为了让赫敏看见自己,他不得不拿起自己的公文包。
    伦敦的天气似乎不是太好,云层厚的很不友善,一众人穿行在云雾里,冷的直哆嗦。
    “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哈利大声说,一口水汽呛进了他嘴里,他咳嗽起来。
       
    在猪头酒吧,罗恩将解药给了二人,是一块淡黄色的糖,自己吃了一块,哈利接过糖,一口吞下,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充斥了全身,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似乎冒着一股姜汤的味道。赫敏抽出魔杖,往哈利身上一指,衣服立马就变得干爽了。
    “谢谢。”哈利说。

评论

热度(3)